扬州城地处江淮,雨很多,有时天上随意飘过几朵云就能淅淅地下起雨,到了梅雨时节,雨更是扬州城的常客,空气都好像是从雨水中漂过的,随手抓一把一拧都可以拧出水来。
  雨多造就了扬州城大大小小的沟河湖泊。河如丝带、湖如珍珠星星点点地缠绕散落在城市之中,且不说那“两岸花堤全依水”的瘦西湖,就那条静静流淌了千年的古运河,足让扬州人吟咏不绝。运河穿城而过,两岸密密排列许多排水渠,水渠清苔绿藓,如果你有兴致,随便顺着一条石砌的水渠向那运河边上的街巷寻踪,都能在历史的记忆中找到当年主人的痕迹,那幽深曲折的小巷说不定就能找到朱自清儿时玩乐的杏树,那古朴厚重的大宅院里你会冷不丁发现康熙或乾隆的题字。
  循着运河边上走,两岸遗下的私家码头足让人浮想,旧时运河上每天来来往往的走夫贩卒、商贾旅人、文人骚客扬帆起航、抛锚驻足,那些沿河而建的亭台楼榭,早已成了文物保护建筑,抚摸那精工镌刻的窗户时,让人想起连绵不绝漕运船的纤夫声与“骑鹤下扬州”的琴瑟声交错有节地彼此呼应。
  入城而来,小秦淮处的桨声灯影不比那金陵逊色,瘦西湖的波光潋影又何输杭州城呢。湖是活的,河是流动的,这一切都源于扬州城多雨,雨滴滴点点汇聚条条小河,而这条条小河如城市中流淌的玉液,点缀着扬州城,滋润着扬州城。
  扬州城的雨很柔,可能天公也顾怜那“楚腰纤细掌中轻”的扬州女子,总是将雨收拾起了平静后再下到扬州来,所以在扬州城淋雨,你会感觉到那雨如一女子用手不停地轻轻拍打你,身上湿了可并不恼怒。雨丝如那扬州城春天的杨柳,细细清清的,人在雨中行,雨在人中下,如景如画,要是有那份闲心去那瘦西湖边上的茶座,泡上一壶清茶,看湖中细雨绵绵,说不出一种旷然。扬州城的雨柔的可以让扬州的老人们在屋檐下听着扬州评话悄然打瞌睡,可以让扬州年轻女孩们在雨中撑着雨伞漫步逛街,可以让扬州小伙们顶着雨嚼着口香糖玩滑板。
  扬州城的雨很甜,而用扬州城的雨水做成的维扬菜,甜的让人感觉每个菜都是甜的。来过扬州的人都羡慕扬州人的口福,这么多精致而味美的菜可以享用,你还没见到菜,只闻其香就早已是食欲大增,而见了维扬菜,你更会感觉那菜就是艺术,而你可能不知,讲究的扬州大厨在做菜时讲究的不仅是原料、做法,更讲究的其实是用水,用扬州城的雨水汇聚而成的井水,据说是做扬州大煮干丝的上等水。
  有人说雨是云的泪,而扬州城的雨不仅是上天赐予扬州城的怜爱之泪,更是扬州城的乳汁。她滋润养育这座城市千年,孕育了扬州灿烂的文化。

      信息整理:扬州拓普电气科技大金线上娱乐

 

设为大金线上娱乐 | 加入收藏 | 大金线上娱乐   扬州拓普电气科技大金线上娱乐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20
苏ICP备10068214号      技术支持:平邑在线

欢迎登陆沙龙网上娱乐 江苏11选5 吉林福彩网 千禧彩票注册 德克萨斯扑克网页版 立博官网 北京28预测 中华彩票注册 名人彩票开户 波音平台